后勤部

坚定的冬all党 ജ്(゜-゜)ಋ

【九头蛇论坛体】扒一扒那个恋爱脑的交叉骨和他的小甜心冬兵 【2】

9.21
101楼 [楼主]在线直播中
     在一个不算好也不太坏的日子里,楼主出外勤了,目前正在出发的路上,所以今天论坛直播冬叉日常(本子隐秘筹备中:)
     楼主,一个一米八几的堂堂大男子,憋屈的缩在座位角落,那边两个快两米的糙汉子强占座位卿卿我我,比较惨。所以我要直播:)

102楼 普里斯医生
     楼主,上次基地里组织做健康检查,你的报告上只有一米七(扶眼镜)

103楼 昂里
     而且,楼主如果你要委屈地缩在角落麻烦先把脚从副驾驶的座背上放下来,你的皮鞋底要打到我的脖子了。顺带一提,穿皮鞋出外勤很不明智啊,不能因为发的统一作战服太大就不穿,很危险的,还是赶紧和上面报备一下吧。

103楼 炮大卫
   是啊,车子里最大的声音就是你的哼歌声了,我看交叉骨快忍不住把你丢下去了。

104楼 [楼主]在线直播中
    你们怎么一个个都偷玩手机!

   ——[楼主]已将[炮大卫]禁言5分钟——
   ——[楼主]已将[昂里]禁言5分钟——

105楼 [楼主]在线直播中
     继续吧:)
    我缩在......好吧,我坐位子上听歌,然后...然后边上两个就很扰民了。我不承认是为了找素材才特意看也不许质疑我。
    我们坐在一排座位上,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主要太近容易被恋爱脑的交叉骨打......但是这么点距离我还是能看见他们两个面上一本正经严肃工作腿上牵得严丝合缝的手,虚伪,太虚伪!
   诶诶,交叉骨关上了前排和后排的隔音遮挡窗,现在车上只能看见我们三个人了,感觉是要干大事的节奏,他们不在意我了吗....哦,他们好像真的把我当做不存在:( 抱上了,还....现在人都这么豪放了吗.....

106楼 今天冬叉发粮了吗
  楼主稳住不要停!不要断在这里啊啊,后续,我要后续!

107楼 普里斯医生
   楼主掉线了吗,还是被灭口了?

108楼 沉迷吸盾
   已经将近十几分钟了,楼主是...遭遇不测了吗?楼上被禁言的出声啊!

109楼 昂里
   重获自由还是没忍住开口解释一下,交叉骨刚刚把遮挡窗放下来了,他把头套带上去了看不见,冬兵转头看窗外了也看不见,楼主......不好回头看啊@炮大卫 你来

110楼 炮大卫
   我也不好看啊,后排只能看见楼主卷毛都要立起来了,我觉得他的头发都焕发出蜜汁抖擞的感觉,人也在抖,怕不是看了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被刺激了吧?

111楼 [楼主]直播搞事中
   楼上,楼主已经成年很多年了:(
   打字的手都在抖,当然不是吓得,有点激动,一个同人写手突然能够光明正大看见看搞基就比较兴奋,这种再也不用在网上靠脑补的喜悦,有点爽。
      刚刚——
   交叉骨一关上窗两个人就纠缠一起了,要不是地方小作战服不好脱真怕他们干出什么限制级的事....冬兵基本把交叉骨整个人摁怀里了,嘴上亲得火热冬兵的手还放着交叉骨腿中间抚摸,交叉骨真的喘得又骚气又带感啊~冬兵....对不起我到现在才发现你们作战服分衣服和裤子的...冬兵的金属臂顺着裤头探进去了啊!金属臂还能这么用啊!大哥你不能因为金属臂的灵敏度触感可以调就这么用啊!交叉骨这个混蛋到底教了冬兵什么玩意啊!
    再次由衷为我的珍藏能让冬兵的技术提升这么高而感到骄傲,荷尔蒙交叉骨要被玩哭了,冬兵把隔音给关了啊,当着外人搞真的会有兴奋感吗?交叉骨咬着冬兵衣服连声都不敢出了,现在人都喜欢玩得这么刺激的吗.....记下来写本上XD

112楼 炮大卫
   我说刚刚怎么听到闷哼声了......惹不起惹不起。他们怎么换位子了,还挨得这么近?

113楼 [楼主]在线直播中
   ....冬兵手还没放出来,我是不是该送他点玩具了?这样多累啊

114楼 神枪手
   突然这么重口一下子没缓过来......该说不亏是冬兵吗,这么有情趣。

115楼 昂里
   有没有情趣我不知道,但是楼主你再用这么如狼似虎的灼热眼神这么看那边的话....我觉得你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我怕你把玻璃都给瞪融化。

116楼 [楼主]在线直播中
    有吗?我觉得还好啦,盲打字学好真的有用啊,舍不得离开视线一下子,我

117楼 利兹
   ???楼主手机被徒手捏碎了吗?

118楼 昂里
  .....不,不是手机

119楼 炮大卫
   是楼主....被徒手丢出车了...

120楼 昂里
   补充一下,高速行驶的车上丢下去的....

121楼 本命利兹
    ???what?为什么?

122楼 炮大卫
   大概是楼主的目光太灼热了,冬兵本来就对视线敏感,所以没忍住才......的吧?

123楼 [楼主]直播搞事中
[语音—— 37']

124楼 本命利兹
   风声好大听不清啊,技术部的破解一下

125楼 利兹
   最后那声大响是怎么回事啊?

126楼 技术部
   唔...楼主说现在扒拉着车尾让你们快点停车,他要撑不住了,然后...你们还是继续出任务吧顺便叫一下急救人员,刚刚那声响应该是摔地上的声音....节哀吧。

127楼 昂里
   ...节哀

128楼 利兹
    ...节哀

129楼
    节哀...

130楼
     节哀...
  
     ......

250楼 [楼主]去他妈的冬叉
    我  绝对  不会 放过他们 !

  ——本帖已被楼主锁定禁止留言
           ——by 被迫做管理员的某佐拉博士

————————————————————————————

   抱歉,虽然是说要认真写冬叉,但是写着写着就忍不住欺负小职员XD
     当做上一篇的沙雕后续,这次真的随缘更:P

   
    
  

【九头蛇论坛体】扒一扒那个恋爱脑的交叉骨和他的小甜心冬兵

    关于某个基层小职员偷溜被抓还惨遭报复的泄愤性发帖——

9.13
[楼主]某匿名搞事小职员
    你们尊敬的爸爸....呸,同事回来了,然后,在线实名diss交叉骨那个臭不要脸的交叉骨,忘恩负义,毁我事业。

2楼  神枪手
    楼主大佬不是跑路了吗这么快又回来,我上次看你拎着一袋李子背着个大包的偷偷溜出基地,要不是看清你脸了我差点送你一枪(大佬文突然断更了是个怎么回事,红骷髅到底有没有偷偷私藏大盾的裸身海报啊!)

2楼  追不上利兹不改ID
   我我我知道!楼主后来被逮回去了,我是见证人!上面说楼主基地的任务没完成就擅自开溜,情节很严重,特地调到外勤以示惩戒。

3楼 [楼主]某匿名搞事小职员回复 [2楼]追不上利兹不改ID
     就是你个龟孙把我所有家当踹水里了,我全套《红骷髅秘闻》都泡水了!还有《霸道大盾俏铁人》!我收集那么多宝贝都没了!你给我等着,你看明天利兹还理你吗:)
      再解释一下回来的原因,交叉骨那个混蛋把我给上面写拉郎配的小文章传给上面了,我被拎回去听了一晚上的思想教育,要不是冬兵闯进来给我拉走,我真的会被那几个老不死训崩溃,结果把我调去执外勤,虽然只是跟着冬兵递枪,但那里枪林弹火的每天都担惊受怕,哪有时间更新,但是红骷髅床底下的贴满的美队海报我还是小声逼逼。
     背景介绍完了我再讲讲重点,首先我还是讲讲那两个怎么在一起的:)

3楼 [楼主]某匿名搞事小职员
   先让我另起一楼嘿嘿嘿
   关于上次的背后灵冬兵事件还记得不,交叉骨到我这躲了好几天还把我赶出去想办法,我苦巴巴的翻半天资料才找到,当时我就笑了,一种扩大人心欲望的法术,满足自己愿望才会复原。别人中招了当都是毁灭世界啊杀死所有人那些的,我们冬兵不一般啊,想干交叉骨:)然后我,为了拯救组织的资产咬牙捐出我所有珍藏,和教程,然后把交叉骨骗...呸,说服走了。后面我就跑路了,开玩笑被抓住会出人命的。

4楼 日常吸盾
    卧槽膜拜大佬,您到现在没死真是个奇迹。我说那之后交叉骨和冬兵的关系就突然奇怪了,我上次跟着他们一起出任务,交叉骨就一直牵着冬兵不放手,我还以为冬兵突然瞎了呢,昨个我有又看见交叉骨在摸着嘴傻笑,这么一想....震惊!

5楼 神枪手
   楼上ID有点危险啊,这算什么,我上次还看见他们两个在角落亲嘴,要不是我忘了关闪光灯他们就要当场干起来了。

6楼 抛弃理智站冬叉
   楼上哥们有照片吗传我一份!

7楼 神枪手
   我...我手机被冬兵一铁臂捏碎了啊。啊....叉骨说我要是说出去就弄死我!我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你们可保密啊!

8楼
  节哀(试图转发)

9楼
  节哀(努力憋笑)

10楼
  节哀(楼下跟紧队伍)

11楼
   节哀(明白!)

    ......

37楼 [楼主]某匿名搞事小职员
  节哀...
  呸,
  无不无聊啊堆这么多楼,你们要照片怎么不求求楼主啊
  [图片][图片][图片]

38楼
  我的九头蛇啊!真真亲上了!这哪啊!

39楼
   (扶眼镜)技术部查了下,应该是那家酒吧后巷,我经常去喝的,那里妹子又辣又正。

40楼
   ....其实,我在现场。上次偷偷溜出去喝酒就是去的这家,我和妹子谈的火热的时候就看见他们两个进来。我当时偷溜来的躲在角落,他们俩就在我后面一桌,还好有挡的不然小命都没了。虽然有点吵但是我还是听见他们讲话了,等我复述一下

    冬兵:为什么来这里。
    交叉骨(笑):来约会。
    冬兵:约会?
    交叉骨:就是两个人一起做事。
    冬兵:我更喜欢在床上约会,这里人很多。
    交叉骨:...来陪我喝酒!
    冬兵:哦,你喝不过我,我会看着你的,别耍酒疯。
    交叉骨:士兵,闭嘴!喝酒!
     ......
    交叉骨:你不喝看着我干什么?
    冬兵:我想喝你的。
    交叉骨:我们喝得都一样你有什...唔唔...你干什么唔...
    冬兵:你嘴里的好吃点,我想要你的更多,好不好?
    交叉骨:......走,回家!小兔崽子看爸爸怎么教你做人!
    冬兵:你昨天晚上也是哭着这么说的。
    交叉骨:闭嘴士兵!

    麻烦哪位大佬保护我一下 已经在申请调到外地了。

41楼 大佬我错了放过利兹放过我
    只有我好奇这是怎么拍的吗?大佬是全程跟踪吗?

42楼
   +1

43楼
   +2

44楼 [楼主]某匿名搞事小职员
     你们太低估一个人想要报仇的决心了,要不是怕交叉骨打死我我真的就钻他们床底了。
    让我宣布这个贴用来前排直播这两个家伙的没羞没躁的日常:)欢迎曝光。

   有后续XD

————————————————————————————

关于上篇的后续,为了想出梗不用再起一篇,主要是不想看见小职员好过,冬叉甜乎乎小职员惨兮兮
  随缘更,换了键盘听着键盘音效就很逗想多打点字哈哈哈哈有病

“发情”痴汉冬吧唧 [冬叉]

       性感吧唧,在线发情

       沉迷甜文ooc是必然的,致歉Q v Q

     最近的交叉骨有点慌,源于自己手下的武器冬兵突然出了故障,目前正疯狂尾随自己欲对自己实行各种不可描述的事情。

     “fuck!fuck!fuck!fu......”

     蹲在后勤部办公室角落的朗姆洛不停低骂,惹得旁边办公的小职员也不停翻白眼,“至于嘛,冬兵没多大点事啊,你都在我这躲了好几天了,你再妨碍我做事我就叫冬兵过来了啊。”

      朗姆洛抬头看着悠闲的小职员,开房脸露出罕见的窘迫和恼怒,他粗着嗓子说:“混小子你在开什么玩笑!他那叫是正常吗!就他那个样子叫正常吗!我不管,冬兵不恢复正常我就不走,死也要拉着你垫背,你敢告密我就把你写的那些给上面拉配对的小文章给发上去,你......”

      “闭嘴闭嘴!”小职员挥手打断他的话,“你给我说到底怎么了,我给你想办法行吗哥,你搁这待着我创作灵感都没了....”

      朗姆洛迟疑了一下,左顾右盼又难得的扭扭捏捏半天才支支吾吾的把事情说出来。

      关于冬兵上一次的任务,任务内容涉及机密不方便透露,总之就是冬兵中了对方发出的不知道成分的雾气。朗姆洛到的时候只看见了在逐渐消散的雾气中的冬兵,他急匆匆地跑到蹲在地上的冬兵边上,其余人去追逃跑的目标,只剩下他和冬兵两个人。

       “你还好吗,士兵?”朗姆洛蹲在他身边,手欲去搭他的肩。对于沉默的冬兵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是自己费心费力养的熊孩子,出了事还是要担心一点的。

      当手还差一点搭上时朗姆洛的手被冬兵突然抓住,冬兵扭着头看着他,翡翠绿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他,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说:“I'm fine. ”

      朗姆洛被冬兵的目光盯得发毛,刚想说点什么又突然停住了,他面带疑惑的地看着被冬兵强行十指相握的手,不明所以的懵逼

      “你在做什么?”朗姆洛抽了抽手却发现完全挣不开,反而被抓得更紧了点,他能清楚地感觉到对方手心传来的温暖,心里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这雾他*的有毒啊!

      冬兵垂眸看着两人交缠的手也不知道想什么,垂下的眼帘更是挡住了他绿眼睛里的情绪。当朗姆洛觉得空气都快凝固得他都要忍不住拔枪的时候,冬兵突然抬头,一本正经地说:“这是牵手,我想和你有更多身体上的接触,因为,你看起来很好吃。”

      “!!!”朗姆洛惊得没忍住一下子跳了起来,冬兵也被他顺带着拉了起来。惊恐的朗姆洛试图甩开冬兵的手,却突然被他的铁臂搂住了腰,一下子撞上了对方结实的胸口,距离近得朗姆洛都能从冬兵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

      叉骨:夭,夭寿啦!!冬,冬兵出大事了啊啊啊!!QAQ

      冬兵这个时候倒是松开了紧握的手,他抬起手钳住朗姆洛长着胡茬的下巴,带薄茧的拇指带着点力道地擦过他的嘴。朗姆洛看着冬兵一脸若有所思,心中警铃大响,大有一种良家妇男即将失身的恐慌,他面上沉稳内心小人疯狂尖叫,想要努力脱离冬兵的控制,腰上的手却突然用了力道卸了他一身力。

     朗姆洛:!!这,这这什么操作!QAQ!

     突然软了的朗姆洛脸上的镇定表情终于逐渐龟裂,他抿嘴凶恶地看着自己的士兵,试图用表情吓住失了智的冬兵,然后......然后他就看见冬兵突然歪头凑了上来,温热的唇印上了自己的嘴,冬兵笨拙地像个孩子一样在他嘴上蹭着,把他的嘴唇当果冻似的又舔又咬,棕色的发丝随着主人的动作划过朗姆洛的脖子,挠的他脖子痒,心口也开始发痒。

      朗姆洛被挑逗得想给冬兵亲身教导怎样进行成人间的接吻,但是残存的理智拼命遏制住这个大胆的想法,他能听见远处隐隐传来的脚步声,要是被那群假正经的下属看见明天基地里就能出无数个以自己和冬兵为主的小故事.....朗姆洛不敢想了,他用力咬了口冬兵的嘴,趁他疼得松手时用自己几十年的经验和恼羞成怒的力道狠狠把冬兵控制住,一个手刀就把他打晕了。

      这一套行云流水极其迅猛的动作做完,朗姆洛长出了一口气,要是和美国队长干架的时候有这身手,趴地下的绝对不是他:)

      把冬兵放倒在地上的朗姆洛冷着脸在一边站着,一群九头蛇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倒地不起的资产和一脸隐隐怒容的自家队长。朗姆洛招手示意几个人把地上的冬兵架走,自己就率先离开,留下一众不明所以的九头蛇。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资产会晕倒队长会突然离去,但是几个无脑叉骨吹还是认真执行队长的命令,但是当他们看见资产嘴上的咬痕时......在场的九头蛇一瞬间醒悟,原来如此啊!一定是有人打晕了资产还非礼了他,怪不得队长这么生气!队长可是把资产当心尖宠的人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现在居然有人抢先下手了,队长能不被气死吗!

      几个九头蛇对视几眼,默默捂嘴,决定替队长守好这个秘密,也守住队长头上的草原。

      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众下属把事情脑补得男默女哀的朗姆洛钻进来一家酒吧喝酒压惊,虽然朗姆洛长得一张开房脸,也擅长做开房的事,但是遇到这种事也还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自家养的熊孩子突然要对自己动手动脚还欲行不可描述之事,确实是挺糟心的。

      借酒浇愁的朗姆洛还没浇完就被一通电话喊回去了,因为醒来的冬兵拒绝做检查,不断重复要见交叉骨。朗姆洛......朗姆洛整张脸都扭曲了一下,他是真的,不想见着这倒霉孩子!

      迫于上级命令不得已回基地的朗姆洛全程摆着一张冷脸,见到冬兵时脸上的冷意更明显。几个出任务的九头蛇又默默对视,心中流下同情的泪水,这明明就是一出男人被出轨心灰意冷,妻子苦苦解释的场景啊!尽管屋里头的冬兵不太像个可怜的妻子就是了,不过这些完全不能阻止几个在基地里无聊到发霉的九头蛇大过天的脑洞。

      朗姆洛走进房间,把手交叉摆在胸前,对着冬兵冷冷地说:“士兵,接受检查。”

      刚刚还摆出打死也不配合的冬兵一下子老实起来,乖乖地接受几个医务人员的例行检查,只是绿眼睛一直眼巴巴的看着朗姆洛,硬是从那种凶狠的面瘫脸上透出了委屈。

      表面稳如山内心慌成狗的朗姆洛不自在的咳了下,叮嘱检查那阵雾的成分和对冬兵的更详细检查。

      检查结果出人意料,冬兵的身体一切正常没有半点异样,由于雾气非地球产物所以还不知道雾气的效果。朗姆洛捏着检查结果的手不受控制的用力,冬兵的反常,行为估计就是那阵雾搞的鬼,不过却没有破解方法,朗姆洛突然觉得,生(贞)命(操)安全不受保障了:)

      所幸之后的冬兵并没有过多的反常举动,只是总是默默地跟在朗姆洛身后用眼神视奸,面无表情的跟背后灵一样,吓得和朗姆洛聊骚的女孩们锐减。朗姆洛多次向上面投诉都以小打小闹不予处理的理由怼回来,长得一张开房脸的朗姆洛真的就只是长得像了.....身体力行上....朗姆洛每次都想甩开冬兵往宾馆跑,但是冬兵神乎其神的跟踪能力和突然出现真的快把朗姆洛吓萎了。

      朗姆洛曾找冬兵谈谈,得到的结果是冬兵想要和他有更多的身体上的接触,用冬兵的话来说就是朗姆洛的身上有一种和李子一样让他欲罢不能的魅力,就想吃。

        朗姆洛: 神经病啊!

     迫不得已的朗姆洛躲进了后勤部的办公室,这是基地唯一一个不允许人随便进入的地方,至于朗姆洛?当然是死皮赖脸地混进来的。

      视角转回到后勤部的办公室,小职员看着朗姆洛讲完,嘴角抽了抽没忍住笑了出来,他笑得一抖一抖的,“噗哈哈哈哈你别扭个什么劲啊,你不也偷偷喜欢他啊多大年纪了还娇羞呢哈哈哈哈你得笑死我!”

       朗姆洛看着笑得要掉地上的小职员抬手握住办公桌角,一用力桌角应声被捏断,小职员的笑声也戛然而止。朗姆洛把手上的桌角屑拍掉威胁道:“给我想办法,快点!”

      小职员心疼地看着桌子委屈巴巴地开口:“你这人怎么这么粗暴呢,我,我给你想办法就是了,桌子你得赔啊!”

        “乖,去啊。”朗姆洛把小职员拎下位子,“找着法子了再来见我。”

      把小职员打发走的朗姆洛悠哉地坐在靠椅上从桌柜夹层里摸出本小说翻着看,心思却不由得想起冬兵。

      对于冬兵,他不能说没有想法,冬兵对朗姆洛是不一样的,他可以和别的女人男人上床但不会对他们有发泄欲望以外的想法,但是冬兵不一样,朗姆洛几十年的阅历不至于他分不清什么是兴趣什么是....爱,他只是不敢,他不确定冬兵的的反常是不是他自己的想法,他不怕死,但他怕冬兵发现他那些龌龊的想法......冬兵依赖他,每次被洗脑的冬兵都像一个孩子,除了被下达的指令和顶尖的作战技术,别的方面都像一个单纯的孩子...虽然这样形容有点恶心,但确实这样,冬兵对他的依赖来自雏鸟情怀,类似于对父亲的依赖,导致朗姆洛每次产生一些念头时都有种负罪感......他心里骂着脏话,要是换别人,他早就先上了再说,哪里会这么矫情.....等冬兵恢复正常,还是会和以前一样的。

      朗姆洛努力甩开脑子里的想法重新把目光放在随手摸出的书上————

     “他钳住他的下巴,眼里酝酿着深沉的怒意,‘为什么要躲着我?你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还要躲着我。’
         说完,他不等他开头,冷冷一笑就欺身吻了上他的.......”

       “啪!”

      朗姆洛狼狈地关上书,粗暴地把书塞回桌柜,暗自盘算把这混小子的收藏一口气全烧了。

     小职员一去去了几天,朗姆洛也躲得清闲,除了从各种地方都能翻出小职员的“珍藏”和时常出现在脑子里的熊孩子。

      第三天,小职员终于回来了,他带着一脸兴奋说“我偷了雾气的样本又翻了我家半个藏书楼终于找到了!只要交换体液就能复原!”

       “你说什么?”朗姆洛的脸色有点难看,完全稳不住脸上的表情。

      小职员看着他的脸色嗤笑一声,“体液可不止包括那个,血液,唾液都是体液,你怎么满脑子黄色废料。”

       朗姆洛松了口气,忽略了小小升起的失落抬脚就往外走,出了办公室去找人。小职员做回椅子上摸出一袋甜甜圈边吃边嘀咕:“这是个魔法攻击,可以扩大中招者心里的欲望,贪念啊,杀念啊,目的是让中招者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和贪念的杀器。谁知道冬哥竟然是个恋爱脑,扩大了别的,这倒霉孩子怎么不听我讲完呢。”

      出了后勤部的朗姆洛找遍了整个基地也没见到冬兵的影子,他心里不知道是庆幸还是焦虑,他爱死了冬兵看他的眼神,尽管那只是雾气的作用。找寻无果的朗姆洛打算回自己房间睡一觉明天再找。

      进了房的朗姆洛摸黑进了卧室,刚坐上床就突然被人袭击,来人迅速地把他压在床上,铁臂钳住他两只手按在头顶,用腿抵在他两腿间,另一只手撑在他的耳边,朗姆洛能感觉到对方的发丝落在自己脸上,灼热的目光刺着自己,是冬兵。他放了心,又突然紧绷起来,这熊孩子又失了智要干什么啊!

       “士兵,你在干什么。”朗姆洛咽了口口水强装镇定,他怕自己真的忍不住。

      “你为什么躲着我。”冬兵沙哑的声音挠着他的心尖,朗姆洛又咽了口口水,熊孩子有点性感啊,要遭。

      “你不是喜欢我吗,嗯?”冬兵又开口了,最后的尾音强横地碾压着朗姆洛最后的理智,他想起了之前的书,心一狠抬头凭着直觉精准地贴上了冬兵的嘴,正当开房达人朗姆洛打算现场教学成人间的接吻时,他突然愣住了,这熊孩子的吻技竟然该死的熟练!

      冬兵的吻热烈得朗姆洛难以承受,打过血清的果然不能比,被吻得险些窒息的朗姆洛迷迷糊糊地想着。他急促地呼吸着空气,借着一点窗外的照明灯的光亮看清了冬兵的目光一点点冷静下来,他心里自嘲一笑,解决了。

      朗姆洛觉得他的心脏也随着冬兵的目光一点点冷却下来,脸上却依旧是以往的痞笑:“士兵,咬够了吗?是不是该从我身上下来了。我会念在你被雾气控制神智的份上放你一马的。”

     冬兵冷清的绿眼睛里浮现出疑惑:“他没和你说吗?我没有被控制神智,只是放大了对你的欲望。”

      “ What ?”
   
      朗姆洛脸上的笑突然僵住,“你喜欢我?”

      冬兵的绿眼睛亮了一下,看着他认真地点头回答:“如果我说是你会继续让我亲你吗?我想和你有更多身体上的接触。”

      被冬兵已经松开手的朗姆洛低头翘着嘴角骂了句脏话,然后又抬起头跃跃欲试地看着冬兵问:“想让爸爸教你玩点快乐的成人游戏吗?”

      有一位伟人说过,人在极度高兴时总会忽略掉一些问题,例如小职员三天真的只是去查资料了吗?冬兵突然熟练的技术为哪般?打了血清的战士如何摧残一个可怜的中年男人?
                              ——by 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职员

      当朗姆洛还瘫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时候,小职员拎着冬兵感谢送的一袋李子,背着自己全部的身家性命溜出了基地,屁颠屁颠地去游历世界......呸,逃命去了。

————————————————————————————

     越到后面越不想写了,没有肉不带感,但是理不会写想动笔的时候就....羞耻度满满的,剧情(这种东西不存在的)好拖啊,而且越到后面乱,也不知道怎么搞,反正就硬挤出来的(笑容逐渐消失)每次弄完就是自我批斗大会,就...很颓啊
     不要自己动手的时候就满脑子梗,一自己动手就....越来越动不了手,今天还是日常份的文笔更不上脑洞系列呢(虚弱)
     小声地求评论(试探性发言)

关于《黑豹》


    (带一点小剧透无伤大雅)
   大晚上暗戳戳看完的,之前一直没看不是没空完全是欣赏不来特查拉的帅气,感觉怪怪的,看完之后....也还好,就是脸肿得蛮高(打脸来得猝不及防)
    被打脸的其实不只是审美的扭转.....最开始是因为LOFTER的太太画得双豹同人图,然后没经得住诱惑去看了看。
   看到中期内心os: 噫那些太太的双豹cp是怎么磕得下去啊啊,啊我的密恐都要犯了他他他把特查拉丢下去啊啊QAQ这个双豹组有毒相爱相杀都没看出来这这完全是相杀了吧我就是眼瞎,文荒死都不会磕双豹的:)
    看到后面:(强行抓住打脸的手)抱歉,这碗双豹我先干为敬!谁都别拦我!
    作为一个脑洞大开患者,边看边脑补剧情————
————————————————————————
      埃里克虚弱地对特查拉说(台词大意具体的忘了):“我父亲说他会带我去看瓦坎达的景色,你.....”

      特查拉沉默地看着他,过了一会终于从地下坐起扶起了埃里克,搀扶着他一路到了黑豹雕像下,刚好能看见日落时的瓦坎达。

       “真漂亮。”埃里克虚弱地出声,他扭头看向特查拉,对方黑亮的眼睛闪着复杂的情绪,他听见特查拉开口了,

      “可以叫了。”

      “What? ??”

      特查拉拍了拍他的肩,手握拳在嘴边挡住上扬的嘴角,说:“我带你看了瓦坎达的景色,你......”你可以叫我爸爸了XD

      埃里克....埃里克觉得除了胸口的刀又被插了一箭冷笑话,“你不能尊重一下我这个快死掉的人吗!”

        “我可以救活你。”特查拉耸肩。

        “为什么?好被你关起来吗?”埃里克的语气带着嘲讽。

       特查拉摇头,他看着他,眼里没有玩笑,无比认真地说:“我想你活着,是我,特查拉,不是瓦坎达的国王说的。活下来,陪我。”

      
      埃里克莫名觉得脸上发烫,幸好他的肤色并不支持他显露出来,他有些木讷的僵在原地,不知道说些什么。

      特查拉装作若无其事地扭过头又说:“我觉得和你对打比较带感,双豹打起来爽一点。”

       “......”

       隐隐暧昧的气氛一下子被打破,埃里克扯了扯嘴角,“要不是情况不允许,我真想把胸口的刀拔出来捅进你身体里。”

      特查拉看了他一眼,小声自语“我觉得不一定用刀进入我的身体,也不一定是进入我的.....”

     “你说什么?”虚弱的埃里克没听清他的话,血流不止的伤口流失着热量和精神。

     “哥哥,如果你再不把他送来我可就真不能保证他的生命安全了,有什么骚话以后慢慢说好嘛?”舒里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出来,特查拉咳了下,顿生一种被人围观调情的尴尬(埃里克:不并没有:)。

       “走吧,带你回家。”特查拉扶起他,突然说。

        血流得有点多的埃里克迷迷糊糊地回了句“嗯,回家。”

————————————————————————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用过这个梗,但是看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叫爸爸哈哈哈哈,写下来的时候没忍住扩写了,想要特查拉的骚话小日常,这种温柔的国王对爱人停不下来的跑火车戳萌点了。
      还有彩蛋的吧唧,帧帧美如画啊!!恬静又贤惠的瓦坎达小娘子,嘿嘿嘿
    还有潮爷的的罗斯,看的时候就在想要是最后玻璃碎的一瞬间ross没来得及逃走,结果画圈画错地的奇异博士闪亮登场英雄救玫瑰!当当当!
     总之我觉得不会说因为看的时候一直在脑补到最后主角名字都忘得差不多要靠百度哈哈哈哈哈蛤

   我一直都清楚自己是个没有定性的人,从一开始坚持的冬盾党到冬叉冬all党再到现在的双豹组变化一直很频繁,但是...日常爬墙头的感觉依旧是这么美妙呢( ̄y▽ ̄)~*

助人为乐冬吧唧(记一个摸鱼摸出的梗)[冬叉动无差]

   面瘫活雷锋,在线救娃
   冷酷动吧唧,无形撩汉

      冬日战士在没有任务的时候其实是个善良的好人,要说举例,交叉骨在这方面很有经验。要说一次任务,交叉骨带着周身炫酷拽气的冬日战士在游乐场走T台秀......呸,出任务。

      只是一个暗杀任务,完成后交叉骨并没有急于回基地。他看了看穿着便装依旧遮不住一身冷厉气场的冬兵,又看了看远处的......他咳了一下随即下了指令,他让冬兵在离他们最近的长椅上等候,自己去完成剩余处理,严禁冬兵在无攻击的情况下离开长椅周围直径五米的范围,作为一个优秀的武器,冬兵自然无条件遵守。

      交叉骨面色严肃地看着笔直站在长椅边上的冬兵,然后转身用宛如踏上战场的脚步离去。身为一名一流的雇佣兵,交叉骨不会让别人知道他的秘密,比如......喜欢小孩。

      在忽悠完组织资产确保不会被打扰后,交叉骨把手放在嘴边咳一下,掩盖住差点暴露的怪蜀黍笑,他朝着儿童区走去,打算趁还有时间去看看可爱的奶娃娃玩游戏(交叉骨:露出老巫婆的围笑·jpg)。

     沉默站着长椅边的冬兵手插在兜里,看起来就超酷的金属臂引得旁人侧目,但碍于冬兵一身骇人的气场又马上转过头。冬兵并不在乎别人视线,他平静冷漠毫无情绪的绿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不远处的小吃车,如果交叉骨回来不带吃的,那就揍他出气吧。

      除了作战本能其他东西少的可怜的脑子自动进入了发呆模式,然后他突然察觉到有人靠近,扭头去看,发现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小孩,棕色短发绿眼睛,现在他的大眼睛里还蓄着大泡眼泪强忍着不流下来。他看见发色眼睛和他都相似的冬兵眼睛一亮。小孩似乎有着小动物般的直觉,他觉得这个面无表情的大哥哥一定是个好人!于是他抽着鼻子就朝着看起来是好人的大哥哥走去。

      好·冬兵·人对于这只软软的团子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收了身上的隐隐杀气,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走进,然后吧唧一下撞到自己身上,好蠢哦。

      小孩一下子撞上冬兵坚硬的腹肌,疼得没忍住眼泪哇的一声哭出来,他紧紧抱着冬兵,小手抓着他的衣服,鼻涕眼泪全往衣服上抹。

      冬兵低着头看小孩,他也不推开,抬起右手轻轻拍着他的背疑似安慰,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样的动作自己做起来很熟练。他静静地等着小孩缓过劲抽噎地开口:“妈,妈姆.....丢了...找..找妈妈..嗝,哥哥,妈妈....”

       “找你的妈妈?”冬兵的声音很平淡,只有尾音的一点上扬能听出是个疑问句,看见小孩大大的点头他又继续问:“去哪找?”

       小孩突然愣了一下,他皱起眉毛想了想,才打着嗝断断续续地说:“妈,妈妈说....广播站...找..哥哥..去..”

     冬兵看着还在小声抽噎的小孩,又看了看旁边的长椅,交叉骨的指令还在耳边回荡,机智的冬日战士动了动他空空如也的小脑壳,想出来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他右手拎起小孩扛在肩上,左手一用力就把固定在地上的长椅连根拔起,轻轻松松地用手抓着,然后回忆着脑子里的执行任务时记住游乐场路线图浩浩荡荡地朝着广播站的方向稳步前进。

      于是,在交叉骨计算好时间念念不舍地回到原地的时候,只能看见一个长椅印证明这里曾经有个长椅,或许还有个脑子不健全的武器。

      震惊的交叉骨懵了一秒,他的脑子告诉他冬日战士绝对不会违抗命令一定是有人把他带走了!!!

      自认为脑子正常的交叉骨怎么也不会想不到冬兵离开的原因,所以当他找了大半个游乐场看见站在长椅边上,被一个泪眼婆娑的女人感谢的冬兵时整个人都懵掉了,天啊!还有个奶娃娃在玩冬兵那用一点点力就能把小孩手骨压碎的金属臂!

      交叉骨只能傻傻地看着不远处的冬兵,冬兵很快就发现了他,拨开女人径直朝着他走去。等冬兵走进,交叉骨发现冬兵平静冷漠的眼睛亮了一下,带着点亮晶晶的绿眼睛看向他....手里的小吃盒。

      交叉骨冷着脸把小吃盒放到身后打算教育一下不听话的冬兵(冬吧唧:我明明很听话啊!也没有离开椅子!坏人!)冬兵的目光这才从小吃盒上移开看着交叉骨,记忆其实还不错的冬兵回想着刚刚路上看见的一个不高兴脸的男人和一个女人,女人做了点微表情就得到了男人手里的吃的,妙极!他学着女人的微表情,看着交叉骨,努力把眼睛睁大,朝着他眨了眨眼,漂亮的绿眼睛像孩子一样干净,带着一点点不明显的讨好。

     “砰叽——”

      交叉骨觉得天上光屁股的小鬼一定偷了雷神的锤子给他的心脏砸了下狠的,他觉得,即使冬兵一闹脾气就按着他打,有时候还不听话,但现在他真的觉得冬兵可爱炸了!

      没骨气的交叉骨被冬兵的眼神彻底可爱到没了脾气,领着他到另一处人少的长椅下坐下刚要分他一点吃的,然后就被冬兵整个盒子全部抢走,全部!

      交叉骨:.......收回我的话,这还是那个闹心的熊孩子!!

      愤愤不平的交·超级型男·行走的荷尔蒙·叉骨又去买了少女色的李子味的圆筒雪糕回来吃,他看着吃得欢快的冬兵,把手里的雪糕当作那个小没良心的狠狠地咬着吃,嘴边都沾了点雪糕。

      长椅不算长,两个大男人坐在还得靠着,所以当正被交叉骨用眼神谴责的冬兵突然抬头把交叉骨吓了一跳。交叉骨见冬兵终于愿意抬头刚想说教几句却发现冬兵一下子朝自己靠近,整个人都僵住了。

      冬兵凑近交叉骨用嘴蹭掉了他嘴边的雪糕再抽回身,用粉嫩的舌尖舔掉了唇上的雪糕,然后他的眼睛又亮了,睁着绿眼睛看着交叉骨说:“下次买这种味道的。”

       交叉骨.....交叉骨一只手捂脸,低声骂了句脏话,然后又抬起头问:“我嘴里也是这个味道的,你想试试吗?”

        冬兵:“???”

脑洞

【脑洞】当九头蛇资产变成话唠还被对手拐跑
大概就是队长直捣九头蛇老窝救出正在洗脑的冬兵,洗脑出错的冬·九头蛇所有物·凶狠脸话少·兵变成了冬·李子精·不高兴脸话唠·兵然后被忽悠进复联基地的日常甜文(段子)!
没有内战(私设掉)!关于九头蛇全体都是冬盾党这是个严肃的问题,部长真的很纠结冬兵和四倍强化的大盾怎么成冬盾,所以无脑甜文,没有胆子开车!
我爱话唠!个人私设詹吧唧的初始隐形话唠属性(捂脸)
甜文无脑吹爆冬盾,限制级方面吹爆盾冬!清水文所以冬盾冬差不多啦哈哈(心虚)

认真的声明,个人支持无差的,东盾盾冬都支持,所以写的其实是互宠向的,我就想看他们一起谈恋爱,清水向的甜文,个人认为名字前后无所谓,所以东盾盾冬的tag都加了,要是介意...就介意吧,我只管他们甜宠的(笑容逐渐嚣张)

如果撞梗的话请告知!
先出脑洞,正文随缘开始?
佛系新人,掉线搞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