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勤部

坚定的冬all党 ജ്(゜-゜)ಋ

关于《黑豹》


    (带一点小剧透无伤大雅)
   大晚上暗戳戳看完的,之前一直没看不是没空完全是欣赏不来特查拉的帅气,感觉怪怪的,看完之后....也还好,就是脸肿得蛮高(打脸来得猝不及防)
    被打脸的其实不只是审美的扭转.....最开始是因为LOFTER的太太画得双豹同人图,然后没经得住诱惑去看了看。
   看到中期内心os: 噫那些太太的双豹cp是怎么磕得下去啊啊,啊我的密恐都要犯了他他他把特查拉丢下去啊啊QAQ这个双豹组有毒相爱相杀都没看出来这这完全是相杀了吧我就是眼瞎,文荒死都不会磕双豹的:)
    看到后面:(强行抓住打脸的手)抱歉,这碗双豹我先干为敬!谁都别拦我!
    作为一个脑洞大开患者,边看边脑补剧情————
————————————————————————
      埃里克虚弱地对特查拉说(台词大意具体的忘了):“我父亲说他会带我去看瓦坎达的景色,你.....”

      特查拉沉默地看着他,过了一会终于从地下坐起扶起了埃里克,搀扶着他一路到了黑豹雕像下,刚好能看见日落时的瓦坎达。

       “真漂亮。”埃里克虚弱地出声,他扭头看向特查拉,对方黑亮的眼睛闪着复杂的情绪,他听见特查拉开口了,

      “可以叫了。”

      “What? ??”

      特查拉拍了拍他的肩,手握拳在嘴边挡住上扬的嘴角,说:“我带你看了瓦坎达的景色,你......”你可以叫我爸爸了XD

      埃里克....埃里克觉得除了胸口的刀又被插了一箭冷笑话,“你不能尊重一下我这个快死掉的人吗!”

        “我可以救活你。”特查拉耸肩。

        “为什么?好被你关起来吗?”埃里克的语气带着嘲讽。

       特查拉摇头,他看着他,眼里没有玩笑,无比认真地说:“我想你活着,是我,特查拉,不是瓦坎达的国王说的。活下来,陪我。”

      
      埃里克莫名觉得脸上发烫,幸好他的肤色并不支持他显露出来,他有些木讷的僵在原地,不知道说些什么。

      特查拉装作若无其事地扭过头又说:“我觉得和你对打比较带感,双豹打起来爽一点。”

       “......”

       隐隐暧昧的气氛一下子被打破,埃里克扯了扯嘴角,“要不是情况不允许,我真想把胸口的刀拔出来捅进你身体里。”

      特查拉看了他一眼,小声自语“我觉得不一定用刀进入我的身体,也不一定是进入我的.....”

     “你说什么?”虚弱的埃里克没听清他的话,血流不止的伤口流失着热量和精神。

     “哥哥,如果你再不把他送来我可就真不能保证他的生命安全了,有什么骚话以后慢慢说好嘛?”舒里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出来,特查拉咳了下,顿生一种被人围观调情的尴尬(埃里克:不并没有:)。

       “走吧,带你回家。”特查拉扶起他,突然说。

        血流得有点多的埃里克迷迷糊糊地回了句“嗯,回家。”

————————————————————————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用过这个梗,但是看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叫爸爸哈哈哈哈,写下来的时候没忍住扩写了,想要特查拉的骚话小日常,这种温柔的国王对爱人停不下来的跑火车戳萌点了。
      还有彩蛋的吧唧,帧帧美如画啊!!恬静又贤惠的瓦坎达小娘子,嘿嘿嘿
    还有潮爷的的罗斯,看的时候就在想要是最后玻璃碎的一瞬间ross没来得及逃走,结果画圈画错地的奇异博士闪亮登场英雄救玫瑰!当当当!
     总之我觉得不会说因为看的时候一直在脑补到最后主角名字都忘得差不多要靠百度哈哈哈哈哈蛤

   我一直都清楚自己是个没有定性的人,从一开始坚持的冬盾党到冬叉冬all党再到现在的双豹组变化一直很频繁,但是...日常爬墙头的感觉依旧是这么美妙呢( ̄y▽ ̄)~*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