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勤部

坚定的冬all党 ജ്(゜-゜)ಋ

“发情”痴汉冬吧唧 [冬叉]

       性感吧唧,在线发情

       沉迷甜文ooc是必然的,致歉Q v Q

     最近的交叉骨有点慌,源于自己手下的武器冬兵突然出了故障,目前正疯狂尾随自己欲对自己实行各种不可描述的事情。

     “fuck!fuck!fuck!fu......”

     蹲在后勤部办公室角落的朗姆洛不停低骂,惹得旁边办公的小职员也不停翻白眼,“至于嘛,冬兵没多大点事啊,你都在我这躲了好几天了,你再妨碍我做事我就叫冬兵过来了啊。”

      朗姆洛抬头看着悠闲的小职员,开房脸露出罕见的窘迫和恼怒,他粗着嗓子说:“混小子你在开什么玩笑!他那叫是正常吗!就他那个样子叫正常吗!我不管,冬兵不恢复正常我就不走,死也要拉着你垫背,你敢告密我就把你写的那些给上面拉配对的小文章给发上去,你......”

      “闭嘴闭嘴!”小职员挥手打断他的话,“你给我说到底怎么了,我给你想办法行吗哥,你搁这待着我创作灵感都没了....”

      朗姆洛迟疑了一下,左顾右盼又难得的扭扭捏捏半天才支支吾吾的把事情说出来。

      关于冬兵上一次的任务,任务内容涉及机密不方便透露,总之就是冬兵中了对方发出的不知道成分的雾气。朗姆洛到的时候只看见了在逐渐消散的雾气中的冬兵,他急匆匆地跑到蹲在地上的冬兵边上,其余人去追逃跑的目标,只剩下他和冬兵两个人。

       “你还好吗,士兵?”朗姆洛蹲在他身边,手欲去搭他的肩。对于沉默的冬兵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是自己费心费力养的熊孩子,出了事还是要担心一点的。

      当手还差一点搭上时朗姆洛的手被冬兵突然抓住,冬兵扭着头看着他,翡翠绿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他,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说:“I'm fine. ”

      朗姆洛被冬兵的目光盯得发毛,刚想说点什么又突然停住了,他面带疑惑的地看着被冬兵强行十指相握的手,不明所以的懵逼

      “你在做什么?”朗姆洛抽了抽手却发现完全挣不开,反而被抓得更紧了点,他能清楚地感觉到对方手心传来的温暖,心里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这雾他*的有毒啊!

      冬兵垂眸看着两人交缠的手也不知道想什么,垂下的眼帘更是挡住了他绿眼睛里的情绪。当朗姆洛觉得空气都快凝固得他都要忍不住拔枪的时候,冬兵突然抬头,一本正经地说:“这是牵手,我想和你有更多身体上的接触,因为,你看起来很好吃。”

      “!!!”朗姆洛惊得没忍住一下子跳了起来,冬兵也被他顺带着拉了起来。惊恐的朗姆洛试图甩开冬兵的手,却突然被他的铁臂搂住了腰,一下子撞上了对方结实的胸口,距离近得朗姆洛都能从冬兵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

      叉骨:夭,夭寿啦!!冬,冬兵出大事了啊啊啊!!QAQ

      冬兵这个时候倒是松开了紧握的手,他抬起手钳住朗姆洛长着胡茬的下巴,带薄茧的拇指带着点力道地擦过他的嘴。朗姆洛看着冬兵一脸若有所思,心中警铃大响,大有一种良家妇男即将失身的恐慌,他面上沉稳内心小人疯狂尖叫,想要努力脱离冬兵的控制,腰上的手却突然用了力道卸了他一身力。

     朗姆洛:!!这,这这什么操作!QAQ!

     突然软了的朗姆洛脸上的镇定表情终于逐渐龟裂,他抿嘴凶恶地看着自己的士兵,试图用表情吓住失了智的冬兵,然后......然后他就看见冬兵突然歪头凑了上来,温热的唇印上了自己的嘴,冬兵笨拙地像个孩子一样在他嘴上蹭着,把他的嘴唇当果冻似的又舔又咬,棕色的发丝随着主人的动作划过朗姆洛的脖子,挠的他脖子痒,心口也开始发痒。

      朗姆洛被挑逗得想给冬兵亲身教导怎样进行成人间的接吻,但是残存的理智拼命遏制住这个大胆的想法,他能听见远处隐隐传来的脚步声,要是被那群假正经的下属看见明天基地里就能出无数个以自己和冬兵为主的小故事.....朗姆洛不敢想了,他用力咬了口冬兵的嘴,趁他疼得松手时用自己几十年的经验和恼羞成怒的力道狠狠把冬兵控制住,一个手刀就把他打晕了。

      这一套行云流水极其迅猛的动作做完,朗姆洛长出了一口气,要是和美国队长干架的时候有这身手,趴地下的绝对不是他:)

      把冬兵放倒在地上的朗姆洛冷着脸在一边站着,一群九头蛇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倒地不起的资产和一脸隐隐怒容的自家队长。朗姆洛招手示意几个人把地上的冬兵架走,自己就率先离开,留下一众不明所以的九头蛇。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资产会晕倒队长会突然离去,但是几个无脑叉骨吹还是认真执行队长的命令,但是当他们看见资产嘴上的咬痕时......在场的九头蛇一瞬间醒悟,原来如此啊!一定是有人打晕了资产还非礼了他,怪不得队长这么生气!队长可是把资产当心尖宠的人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现在居然有人抢先下手了,队长能不被气死吗!

      几个九头蛇对视几眼,默默捂嘴,决定替队长守好这个秘密,也守住队长头上的草原。

      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众下属把事情脑补得男默女哀的朗姆洛钻进来一家酒吧喝酒压惊,虽然朗姆洛长得一张开房脸,也擅长做开房的事,但是遇到这种事也还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自家养的熊孩子突然要对自己动手动脚还欲行不可描述之事,确实是挺糟心的。

      借酒浇愁的朗姆洛还没浇完就被一通电话喊回去了,因为醒来的冬兵拒绝做检查,不断重复要见交叉骨。朗姆洛......朗姆洛整张脸都扭曲了一下,他是真的,不想见着这倒霉孩子!

      迫于上级命令不得已回基地的朗姆洛全程摆着一张冷脸,见到冬兵时脸上的冷意更明显。几个出任务的九头蛇又默默对视,心中流下同情的泪水,这明明就是一出男人被出轨心灰意冷,妻子苦苦解释的场景啊!尽管屋里头的冬兵不太像个可怜的妻子就是了,不过这些完全不能阻止几个在基地里无聊到发霉的九头蛇大过天的脑洞。

      朗姆洛走进房间,把手交叉摆在胸前,对着冬兵冷冷地说:“士兵,接受检查。”

      刚刚还摆出打死也不配合的冬兵一下子老实起来,乖乖地接受几个医务人员的例行检查,只是绿眼睛一直眼巴巴的看着朗姆洛,硬是从那种凶狠的面瘫脸上透出了委屈。

      表面稳如山内心慌成狗的朗姆洛不自在的咳了下,叮嘱检查那阵雾的成分和对冬兵的更详细检查。

      检查结果出人意料,冬兵的身体一切正常没有半点异样,由于雾气非地球产物所以还不知道雾气的效果。朗姆洛捏着检查结果的手不受控制的用力,冬兵的反常,行为估计就是那阵雾搞的鬼,不过却没有破解方法,朗姆洛突然觉得,生(贞)命(操)安全不受保障了:)

      所幸之后的冬兵并没有过多的反常举动,只是总是默默地跟在朗姆洛身后用眼神视奸,面无表情的跟背后灵一样,吓得和朗姆洛聊骚的女孩们锐减。朗姆洛多次向上面投诉都以小打小闹不予处理的理由怼回来,长得一张开房脸的朗姆洛真的就只是长得像了.....身体力行上....朗姆洛每次都想甩开冬兵往宾馆跑,但是冬兵神乎其神的跟踪能力和突然出现真的快把朗姆洛吓萎了。

      朗姆洛曾找冬兵谈谈,得到的结果是冬兵想要和他有更多的身体上的接触,用冬兵的话来说就是朗姆洛的身上有一种和李子一样让他欲罢不能的魅力,就想吃。

        朗姆洛: 神经病啊!

     迫不得已的朗姆洛躲进了后勤部的办公室,这是基地唯一一个不允许人随便进入的地方,至于朗姆洛?当然是死皮赖脸地混进来的。

      视角转回到后勤部的办公室,小职员看着朗姆洛讲完,嘴角抽了抽没忍住笑了出来,他笑得一抖一抖的,“噗哈哈哈哈你别扭个什么劲啊,你不也偷偷喜欢他啊多大年纪了还娇羞呢哈哈哈哈你得笑死我!”

       朗姆洛看着笑得要掉地上的小职员抬手握住办公桌角,一用力桌角应声被捏断,小职员的笑声也戛然而止。朗姆洛把手上的桌角屑拍掉威胁道:“给我想办法,快点!”

      小职员心疼地看着桌子委屈巴巴地开口:“你这人怎么这么粗暴呢,我,我给你想办法就是了,桌子你得赔啊!”

        “乖,去啊。”朗姆洛把小职员拎下位子,“找着法子了再来见我。”

      把小职员打发走的朗姆洛悠哉地坐在靠椅上从桌柜夹层里摸出本小说翻着看,心思却不由得想起冬兵。

      对于冬兵,他不能说没有想法,冬兵对朗姆洛是不一样的,他可以和别的女人男人上床但不会对他们有发泄欲望以外的想法,但是冬兵不一样,朗姆洛几十年的阅历不至于他分不清什么是兴趣什么是....爱,他只是不敢,他不确定冬兵的的反常是不是他自己的想法,他不怕死,但他怕冬兵发现他那些龌龊的想法......冬兵依赖他,每次被洗脑的冬兵都像一个孩子,除了被下达的指令和顶尖的作战技术,别的方面都像一个单纯的孩子...虽然这样形容有点恶心,但确实这样,冬兵对他的依赖来自雏鸟情怀,类似于对父亲的依赖,导致朗姆洛每次产生一些念头时都有种负罪感......他心里骂着脏话,要是换别人,他早就先上了再说,哪里会这么矫情.....等冬兵恢复正常,还是会和以前一样的。

      朗姆洛努力甩开脑子里的想法重新把目光放在随手摸出的书上————

     “他钳住他的下巴,眼里酝酿着深沉的怒意,‘为什么要躲着我?你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还要躲着我。’
         说完,他不等他开头,冷冷一笑就欺身吻了上他的.......”

       “啪!”

      朗姆洛狼狈地关上书,粗暴地把书塞回桌柜,暗自盘算把这混小子的收藏一口气全烧了。

     小职员一去去了几天,朗姆洛也躲得清闲,除了从各种地方都能翻出小职员的“珍藏”和时常出现在脑子里的熊孩子。

      第三天,小职员终于回来了,他带着一脸兴奋说“我偷了雾气的样本又翻了我家半个藏书楼终于找到了!只要交换体液就能复原!”

       “你说什么?”朗姆洛的脸色有点难看,完全稳不住脸上的表情。

      小职员看着他的脸色嗤笑一声,“体液可不止包括那个,血液,唾液都是体液,你怎么满脑子黄色废料。”

       朗姆洛松了口气,忽略了小小升起的失落抬脚就往外走,出了办公室去找人。小职员做回椅子上摸出一袋甜甜圈边吃边嘀咕:“这是个魔法攻击,可以扩大中招者心里的欲望,贪念啊,杀念啊,目的是让中招者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和贪念的杀器。谁知道冬哥竟然是个恋爱脑,扩大了别的,这倒霉孩子怎么不听我讲完呢。”

      出了后勤部的朗姆洛找遍了整个基地也没见到冬兵的影子,他心里不知道是庆幸还是焦虑,他爱死了冬兵看他的眼神,尽管那只是雾气的作用。找寻无果的朗姆洛打算回自己房间睡一觉明天再找。

      进了房的朗姆洛摸黑进了卧室,刚坐上床就突然被人袭击,来人迅速地把他压在床上,铁臂钳住他两只手按在头顶,用腿抵在他两腿间,另一只手撑在他的耳边,朗姆洛能感觉到对方的发丝落在自己脸上,灼热的目光刺着自己,是冬兵。他放了心,又突然紧绷起来,这熊孩子又失了智要干什么啊!

       “士兵,你在干什么。”朗姆洛咽了口口水强装镇定,他怕自己真的忍不住。

      “你为什么躲着我。”冬兵沙哑的声音挠着他的心尖,朗姆洛又咽了口口水,熊孩子有点性感啊,要遭。

      “你不是喜欢我吗,嗯?”冬兵又开口了,最后的尾音强横地碾压着朗姆洛最后的理智,他想起了之前的书,心一狠抬头凭着直觉精准地贴上了冬兵的嘴,正当开房达人朗姆洛打算现场教学成人间的接吻时,他突然愣住了,这熊孩子的吻技竟然该死的熟练!

      冬兵的吻热烈得朗姆洛难以承受,打过血清的果然不能比,被吻得险些窒息的朗姆洛迷迷糊糊地想着。他急促地呼吸着空气,借着一点窗外的照明灯的光亮看清了冬兵的目光一点点冷静下来,他心里自嘲一笑,解决了。

      朗姆洛觉得他的心脏也随着冬兵的目光一点点冷却下来,脸上却依旧是以往的痞笑:“士兵,咬够了吗?是不是该从我身上下来了。我会念在你被雾气控制神智的份上放你一马的。”

     冬兵冷清的绿眼睛里浮现出疑惑:“他没和你说吗?我没有被控制神智,只是放大了对你的欲望。”

      “ What ?”
   
      朗姆洛脸上的笑突然僵住,“你喜欢我?”

      冬兵的绿眼睛亮了一下,看着他认真地点头回答:“如果我说是你会继续让我亲你吗?我想和你有更多身体上的接触。”

      被冬兵已经松开手的朗姆洛低头翘着嘴角骂了句脏话,然后又抬起头跃跃欲试地看着冬兵问:“想让爸爸教你玩点快乐的成人游戏吗?”

      有一位伟人说过,人在极度高兴时总会忽略掉一些问题,例如小职员三天真的只是去查资料了吗?冬兵突然熟练的技术为哪般?打了血清的战士如何摧残一个可怜的中年男人?
                              ——by 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职员

      当朗姆洛还瘫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时候,小职员拎着冬兵感谢送的一袋李子,背着自己全部的身家性命溜出了基地,屁颠屁颠地去游历世界......呸,逃命去了。

————————————————————————————

     越到后面越不想写了,没有肉不带感,但是理不会写想动笔的时候就....羞耻度满满的,剧情(这种东西不存在的)好拖啊,而且越到后面乱,也不知道怎么搞,反正就硬挤出来的(笑容逐渐消失)每次弄完就是自我批斗大会,就...很颓啊
     不要自己动手的时候就满脑子梗,一自己动手就....越来越动不了手,今天还是日常份的文笔更不上脑洞系列呢(虚弱)
     小声地求评论(试探性发言)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