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勤部

坚定的冬all党 ജ്(゜-゜)ಋ

助人为乐冬吧唧(记一个摸鱼摸出的梗)[冬叉动无差]

   面瘫活雷锋,在线救娃
   冷酷动吧唧,无形撩汉

      冬日战士在没有任务的时候其实是个善良的好人,要说举例,交叉骨在这方面很有经验。要说一次任务,交叉骨带着周身炫酷拽气的冬日战士在游乐场走T台秀......呸,出任务。

      只是一个暗杀任务,完成后交叉骨并没有急于回基地。他看了看穿着便装依旧遮不住一身冷厉气场的冬兵,又看了看远处的......他咳了一下随即下了指令,他让冬兵在离他们最近的长椅上等候,自己去完成剩余处理,严禁冬兵在无攻击的情况下离开长椅周围直径五米的范围,作为一个优秀的武器,冬兵自然无条件遵守。

      交叉骨面色严肃地看着笔直站在长椅边上的冬兵,然后转身用宛如踏上战场的脚步离去。身为一名一流的雇佣兵,交叉骨不会让别人知道他的秘密,比如......喜欢小孩。

      在忽悠完组织资产确保不会被打扰后,交叉骨把手放在嘴边咳一下,掩盖住差点暴露的怪蜀黍笑,他朝着儿童区走去,打算趁还有时间去看看可爱的奶娃娃玩游戏(交叉骨:露出老巫婆的围笑·jpg)。

     沉默站着长椅边的冬兵手插在兜里,看起来就超酷的金属臂引得旁人侧目,但碍于冬兵一身骇人的气场又马上转过头。冬兵并不在乎别人视线,他平静冷漠毫无情绪的绿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不远处的小吃车,如果交叉骨回来不带吃的,那就揍他出气吧。

      除了作战本能其他东西少的可怜的脑子自动进入了发呆模式,然后他突然察觉到有人靠近,扭头去看,发现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小孩,棕色短发绿眼睛,现在他的大眼睛里还蓄着大泡眼泪强忍着不流下来。他看见发色眼睛和他都相似的冬兵眼睛一亮。小孩似乎有着小动物般的直觉,他觉得这个面无表情的大哥哥一定是个好人!于是他抽着鼻子就朝着看起来是好人的大哥哥走去。

      好·冬兵·人对于这只软软的团子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收了身上的隐隐杀气,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走进,然后吧唧一下撞到自己身上,好蠢哦。

      小孩一下子撞上冬兵坚硬的腹肌,疼得没忍住眼泪哇的一声哭出来,他紧紧抱着冬兵,小手抓着他的衣服,鼻涕眼泪全往衣服上抹。

      冬兵低着头看小孩,他也不推开,抬起右手轻轻拍着他的背疑似安慰,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样的动作自己做起来很熟练。他静静地等着小孩缓过劲抽噎地开口:“妈,妈姆.....丢了...找..找妈妈..嗝,哥哥,妈妈....”

       “找你的妈妈?”冬兵的声音很平淡,只有尾音的一点上扬能听出是个疑问句,看见小孩大大的点头他又继续问:“去哪找?”

       小孩突然愣了一下,他皱起眉毛想了想,才打着嗝断断续续地说:“妈,妈妈说....广播站...找..哥哥..去..”

     冬兵看着还在小声抽噎的小孩,又看了看旁边的长椅,交叉骨的指令还在耳边回荡,机智的冬日战士动了动他空空如也的小脑壳,想出来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他右手拎起小孩扛在肩上,左手一用力就把固定在地上的长椅连根拔起,轻轻松松地用手抓着,然后回忆着脑子里的执行任务时记住游乐场路线图浩浩荡荡地朝着广播站的方向稳步前进。

      于是,在交叉骨计算好时间念念不舍地回到原地的时候,只能看见一个长椅印证明这里曾经有个长椅,或许还有个脑子不健全的武器。

      震惊的交叉骨懵了一秒,他的脑子告诉他冬日战士绝对不会违抗命令一定是有人把他带走了!!!

      自认为脑子正常的交叉骨怎么也不会想不到冬兵离开的原因,所以当他找了大半个游乐场看见站在长椅边上,被一个泪眼婆娑的女人感谢的冬兵时整个人都懵掉了,天啊!还有个奶娃娃在玩冬兵那用一点点力就能把小孩手骨压碎的金属臂!

      交叉骨只能傻傻地看着不远处的冬兵,冬兵很快就发现了他,拨开女人径直朝着他走去。等冬兵走进,交叉骨发现冬兵平静冷漠的眼睛亮了一下,带着点亮晶晶的绿眼睛看向他....手里的小吃盒。

      交叉骨冷着脸把小吃盒放到身后打算教育一下不听话的冬兵(冬吧唧:我明明很听话啊!也没有离开椅子!坏人!)冬兵的目光这才从小吃盒上移开看着交叉骨,记忆其实还不错的冬兵回想着刚刚路上看见的一个不高兴脸的男人和一个女人,女人做了点微表情就得到了男人手里的吃的,妙极!他学着女人的微表情,看着交叉骨,努力把眼睛睁大,朝着他眨了眨眼,漂亮的绿眼睛像孩子一样干净,带着一点点不明显的讨好。

     “砰叽——”

      交叉骨觉得天上光屁股的小鬼一定偷了雷神的锤子给他的心脏砸了下狠的,他觉得,即使冬兵一闹脾气就按着他打,有时候还不听话,但现在他真的觉得冬兵可爱炸了!

      没骨气的交叉骨被冬兵的眼神彻底可爱到没了脾气,领着他到另一处人少的长椅下坐下刚要分他一点吃的,然后就被冬兵整个盒子全部抢走,全部!

      交叉骨:.......收回我的话,这还是那个闹心的熊孩子!!

      愤愤不平的交·超级型男·行走的荷尔蒙·叉骨又去买了少女色的李子味的圆筒雪糕回来吃,他看着吃得欢快的冬兵,把手里的雪糕当作那个小没良心的狠狠地咬着吃,嘴边都沾了点雪糕。

      长椅不算长,两个大男人坐在还得靠着,所以当正被交叉骨用眼神谴责的冬兵突然抬头把交叉骨吓了一跳。交叉骨见冬兵终于愿意抬头刚想说教几句却发现冬兵一下子朝自己靠近,整个人都僵住了。

      冬兵凑近交叉骨用嘴蹭掉了他嘴边的雪糕再抽回身,用粉嫩的舌尖舔掉了唇上的雪糕,然后他的眼睛又亮了,睁着绿眼睛看着交叉骨说:“下次买这种味道的。”

       交叉骨.....交叉骨一只手捂脸,低声骂了句脏话,然后又抬起头问:“我嘴里也是这个味道的,你想试试吗?”

        冬兵:“???”

评论(2)

热度(49)

  1. 以日光的名义后勤部 转载了此文字